咨詢熱線 : 13984889804 汪主任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紅色文化 > 遵義紅色景點介紹——茍壩會議會址
遵義紅色景點介紹——茍壩會議會址
時間:2017-09-20  點擊: 2123 次


  茍壩是一塊高山環繞的田壩,東有海拔1357m的石牛山,西有海拔1330m的崖頭山和銀屏山,北有海拔1425m的馬鬃嶺。壩子南北長約3公里,東西寬1公里,其壩子間有起伏狀像睡葫蘆小田壩,由馬鬃嶺腳滲出的二道地下水,匯成一道溪流自北向南流,稱為白臘坎河。村口有一水口寺,其意在“鎖水而潤田疇”。

  1935年1月,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一、第三、第五、第九軍團和中央(軍委)縱隊突圍轉移到遵義創建川黔邊新蘇維埃區域根據地。在遵義地區活動長達三個月,建立起中國共產黨遵義縣委員會、遵義縣革命委員會(蘇維埃政權)、赤色工會、農會和工農武裝游擊隊。中共中央在遵義縣境內,幾乎天天都在召開會議,決定中央紅軍行動方針。尤以政治局遵義擴大會議、泗渡會議、扎西(云南威信縣境)會議、茍壩會議等系列會議確立、鞏固了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使中國革命實現生死攸關的轉折。

  遵義會議,毛澤東進入黨中央領導核心,政治局常委分工毛澤東幫助周恩來指揮軍事。用鄧小平的話講:“盡管名義上毛澤東沒有當總書記或軍委主席,實際上他對軍隊的指揮以及重大問題上的決策,都為別的領導人所承認。朱德同志、周恩來同志、張聞天同志、王稼祥同志,他們這些同志確實照顧大局,確實有黨性原則,只要毛澤東同志的意見是對的,都一致支持,堅決執行”(《百年小平》·中央文獻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第78~79頁)。1935年3月10日,毛澤東、朱德正集中精力按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決定,指揮中央紅軍乘遵義戰役的勝利同駐仁懷壇廠的國民黨追剿軍周渾元縱隊作戰。3月10日1時,紅一軍團林彪、聶榮臻一個“萬急”電報建議中央紅軍改駐打鼓新場(時屬黔西縣,今金沙縣城)的國民黨追剿軍王家烈縱隊(黔軍)。紅軍總司令、前敵司令部(3月4日根據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提議成立的)司令員朱德認為:打鼓新場是黔北首鎮,又是通往畢節的要塞,黔軍比國民黨中央軍好打,打開打鼓新場有利于中央紅軍拓展川滇黔邊根據地(中共中央政治局扎西會議決定創建川滇黔邊根據地)基礎。前敵司令部政治委員(時稱前敵總指揮)毛澤東在云南威信縣境就構思好把滇軍調到貴州腹地來,繞個大圈子把中央紅軍帶出蔣介石大包圍圈套小包圍圈的絕境,北渡長江(金沙江)去川西北會合紅四方面軍,創建新根據地的戰略計劃;同時軍委二局戴鏡元截獲敵方向遵義調動部隊的電令,國民黨中央軍、川軍、滇軍正從四面八方向遵義、鴨溪、楓香、打鼓新場壓來;同朱德產生分歧。

  猴場會議后,中共中央政治局收回了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決定權和指揮權,中央紅軍的每一個軍事行動都須經中央政治局召集有20多人參加的中央會議討論決定。張聞天接替博古職務后,幾乎天天都要召集20多人參加的中央會議,討論決定中央紅軍的行動方針。3月1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在遵義縣第十二下區平安鄉茍壩新房子(今遵義縣楓香鎮茍壩村四合村民組)召集駐茍壩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和部分中革軍委局以上首長開會,專題討論進不進攻打鼓新場問題。會議從早上開到夜間,毛澤東堅決反對進攻打鼓新場,其余參會首長都贊成林彪、聶榮臻 “萬急”電報建議。毛澤東來了脾氣,對主持會議的張聞天說道:“你們硬要打,我就不當這個前敵司令部政委了!”(《大長征》·中共黨史出版社2006年第1版195頁)。在座的首長毫不客氣地頂撞毛澤東:“少數應該服從多數,不干就不干”(《從轉折走向輝煌——茍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81頁)。毛澤東離開會議,張聞天搞了個舉手表決(電視劇《長征》中有這個場境),結果把毛澤東的前敵司令部政治委員職務表決掉了。深夜,毛澤東獨自一人打著馬燈,去到周恩來住處,要周恩來晚一點下發進攻打鼓新場的作戰命令,說服周恩來后,又同周恩來一起去說服朱德。11日一早,周恩來提議繼續召開20多人的中央會議,討論決定撤銷進攻打鼓新場計劃。經過爭論,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終于說服參會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和中革軍委委員。毛澤東堅決反對進攻打鼓新場,使中共中央、中央紅軍再一次避免全軍覆沒的危險。“如果沒有毛澤東當夜此行,歷史的結局會改寫成另外的樣子”(石仲泉·《從轉折走向輝煌——茍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4頁)。會后,毛澤東向周恩來提出:成立中央新三人團,代表政治局全權指揮軍事。周恩來將毛澤東的提議轉達給張聞天。3月12日,張聞天召集政治局擴大會議,提議成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最高軍事指揮機構三人團。毛澤東1943年在一次中央會議上說:“在打鼓新場,洛甫每天要開二十余人的中央會議。洛甫提議要我為前敵總指揮……以后組成三人團(毛、周、王)領導”(《從轉折走向輝煌——茍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1頁)。1959年初努力糾正已發現的“大躍進”的一些“左”的錯誤的時候,毛澤東在講到真理有時在少數人手里時說:“大多數人也可以搞錯的,而一兩個人可能是正確的。列寧那個時候有這種情況。我也有許多經驗。比如,茍壩會議,我先有三票,后頭只有一票,就是我自己。我反對打打鼓新場;要到四川繞一圈,全場都反對我。那個時候我不動搖,我說要么聽我的,我要求你們聽我的,接受我的這個建議。如果你們不聽,我服從,沒有辦法。散會之后,我同周恩來講,我說,不行,危險,他就動搖了,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又開會,聽了我的了”(石仲泉·《從轉折走向輝煌——茍壩會議研究文集》·中央黨校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2頁)。

  茍壩會議成立周恩來、毛澤東、王稼祥三人團,完成了遵義會議改變黨中央最高軍事領導機構的任務。進一步確立和鞏固了毛澤東在黨中央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

 

   地址:楓香鎮茍壩村馬鬃嶺

  門票:免費

  交通:距播州區50公里,距歷史文化名城遵義56公里,從遵義市南行,過龍坑西行到楓香鎮境內,有鄉村公路通楓園至茍壩,也可以由楓香鎮駐地至茍壩。

提交
遵義賢明紅色文化培訓中心,依托遵義紅色文化革命歷史資源和遵義紅色文化革命優良傳統,與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相結合,為全國各地企事業單位黨員干部和在校學生提供遵義紅色文化優良傳統教育培訓、遵義紅色文化,遵義紅色文化培訓,遵義革命培訓,遵義革命文化傳播,遵義會址紅色旅游等。 遵義賢明紅色文化培訓中心充分利用遵義獨特的紅色文化資源,致力于拓展企事業黨員干部和在校學生教育培訓有效途徑,遵循“質量第一,效益優先”等原則,探索出了一套新型教學模式,培訓內容豐富,培訓形式新穎、獨特,注重現場教學,有效地解決了
more >>

TOP

在線QQ

13984889804 汪主任

竞彩足球今日稳胆推荐